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梦回大明春_ 139【亲事】-

时间:2021-05-27 16:1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王梓钧小说梦回大明春 139【亲事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翰林院。

    升任侍读学士之后,王渊搬进了小办公室,与另外两位侍讲学士、一位侍读学士同屋上班。

    第一次走进办公室,就看到李廷相在收拾桌子。

    “李侍郎!”王渊抱拳问候。

    李廷相笑着回礼:“王学士,这张桌子就留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廷相是弘治十五年的探花,去年才当上侍讲学士。

    因为王渊升任侍读学士,立即引起一系列官员调动。李廷相被调去礼部担任右侍郎,仍兼翰林院侍讲学士和詹事府职务,但办公地点从翰林院变成了礼部。

    若非王渊飞速升迁,李廷相还得多熬几年。

    此君的官职同样升得飞快,只因其入了皇帝法眼。别的学士给朱厚照讲课,朱厚照都听得打瞌睡,唯独李廷相讲课听得进去,还称赞李廷相是“真学士”。

    而且,李廷相跟杨廷和不是一伙的,朱厚照这是在趁机提拔孤臣。

    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,李廷相一边说道:“王学士,其实我早就听说过你了,当时你还没参加乡试。”

    王渊帮着他收拾,惊讶道:“李侍郎怎么知道我?”

    李廷相笑着说:“家父在贵州当参议,正德四年才回京。他跟王员外郎(王阳明)交情不错,经常去文明书院听其讲学。回京时,家父还跟我说,贵州出了一个神童,小小年纪便写出《临江仙》这等惊艳之词。”

    王渊立即有了印象,他似乎见过几面,顿时笑道:“原来令尊是李参议!”

    李廷相突然低声道:“昨日经筵,陛下让我多跟王学士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多亲近,”王渊问道,“李侍郎何时有闲,咱们一起去喝酒。”

    李廷相笑道:“明日吧。”

    王渊笑着说:“我来请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个是探花,一个是状元,都是皇帝赏识的翰林院年轻官员,而且都不依附任何派系,今后自然是要彼此照顾的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王渊终于有了真正的朋党,除非出现重大变故,否则他跟李廷相的关系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半上午,李廷相离开之后,另外三位侍读、侍讲学士陆续到来,分别是:吴一鹏、蒋冕和毛澄。

    只有吴一鹏没啥靠山,蒋冕和毛澄都跟杨廷和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李东阳已经连续辞官好几年,奈何皇帝就是不同意,否则杨廷和早就当首辅了。

    吴一鹏、蒋冕、毛澄一坐下来,就在那儿奋笔疾书写奏章。没办法,星象连续异常,所有官员都得上疏言事。

    王渊也写了一份,各种老生常谈,但也属实际问题,就看皇帝肯不肯改正。

    突然,蒋冕问道:“南夫博览群书,可曾识得天文?”

    吴一鹏愣了愣:“略懂。”

    蒋冕又问:“金星犯斗宿,真的是昭示兵灾吗?”

    吴一鹏仔细思考道:“确有如此说法。只有岁星(木星)犯斗宿才是吉兆,荧惑(火星)、辰星(水星)、镇星(土星)犯斗宿皆为凶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如今盗贼四起,金星又犯斗宿,不知何时才能止息兵戈。”蒋冕叹息说。

    毛澄插话道:“所以我等身为臣子,才当劝谏陛下端德行、施仁政,否则上天必将再降灾祸。”

    蒋冕问王渊:“王学士可知天文?”

    王渊笑着说:“我只认识北斗七星。”

    蒋冕追问道:“那王学士对如今朝局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这是来打听王渊的真实想法?

    王渊打着哈哈敷衍道:“我跟毛学士看法一样,陛下应该端德行、施仁政。”

    毛澄笑道:“王学士为陛下所赏识,现又为侍读学士,平日里应该多多劝谏圣天子。”

    王渊叹息道:“唉,陛下第一次带我去豹房,我便劝谏了一番,气得陛下直接把我赶出皇城。陛下若真那么好劝,李阁老、杨阁老他们早就劝谏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此等事?”蒋冕惊讶道。

    王渊无奈道:“还能有假?我也是文臣,又为状元出身,难道甘做幸进小人?”

    蒋冕与毛澄对视一眼,大概是认为初步考察过关,今后可以慢慢拉拢过来。

    四人的职务非常清贵,除了给皇帝讲课、陪皇帝读书之后,基本不干其他事情。而朱厚照的读书生涯,又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学士们的大部分时间,都只能窝在办公室里聊天喝茶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还有一层身份,是皇帝的政事顾问。

    但以朱厚照的性格,估计真遇到什么问题,也就找王渊顾问一下,其他事情都扔给太监、内阁和六部处理。

    成为翰林院侍读学士的第一天,王渊全都在聊天、看书当中度过,期间还写了一份糊弄鬼的奏章。

    下班回到四合院,周冲立即迎上来:“二哥,那位宋姑娘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灵儿已经从房里走出,站在那里笑盈盈道:“王渊,先生喊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。”王渊笑道。

    宋灵儿飞快蹦到王渊身边,亲昵的挨着他:“你知道京城的说书人那里,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”王渊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说你能开五石弓,一顿要吃三斤饭、两斤肉。”宋灵儿说着自己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渊莞尔道:“原来能打仗的都是饭桶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,”宋灵儿突然想起老家,叹息说,“唉,若你能带兵回贵州,肯定把那些反贼都杀光。”

    王渊安慰说:“快了,魏巡抚这两个月,接连攻下苗酋几百个寨子。”

    宋灵儿不屑道:“打下的寨子再多有什么用?也就擒斩一千多反贼。等官军一退,这些反贼又要回来,官军总不可能一直赖着不走吧?”

    王渊问道:“想你阿爸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宋灵儿点头道,“刚开始我特别恨他,日子久了又恨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王渊说道:“以后有机会,我陪你回去看看,帮你把那些问题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宋灵儿没有再说话,因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她专门问过王阳明,王渊如果取一个土司的女儿,今后仕途必定会大受影响。

    今天来找王渊,就是跟婚事有关,宋灵儿主动请王阳明,给王渊物色一个官家小姐做妻子。

    来到王阳明家,桌上已经摆好酒菜。

    王阳明最近又升官了,心情非常愉快,笑着说:“若虚,坐吧。”

    王渊行礼坐下,宋灵儿帮他们倒酒。

    王阳明举杯道:“你凯旋而归,我还没为你庆贺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王渊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王阳明只呡了一口,说道:“之前怕你被孤立,现在不用怕了,有如此军功在身,哪个还敢说你幸进?”

    王渊笑道:“这次的军功,够我自在好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师徒二人闲聊一阵,王阳明突然道:“若虚,再过半年,你就十七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先生竟还记得我生辰。”王渊说。

    王阳明道:“要不我当一回月老,给你安排一桩婚事?”

    王渊顿感差异,下意识朝宋灵儿望去,宋灵儿却面色如常,似乎早就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王渊摇头道:“学生暂时未有娶亲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王阳明说:“李阁老有一孙女,跟你年龄相仿。”

    王渊立即表态:“不行,以李阁老的尊荣,他孙女我可不敢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王阳明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宋灵儿也跟着笑起来,似乎对王渊的反应很满意。

    李东阳的长子二十七岁就死了,此子十岁夭折,三子周岁夭折。次女几岁就夭折,三女去年刚死(二十八岁)。只剩长女和一个过继子还活着。

    王阳明牵线介绍的,便是李东阳过继子所生的女儿。

    见王渊死活不松口,王阳明也懒得再劝,只说道:“这次你凯旋归来,父母又不在京城,好多大臣都来为师这里说亲。只要你点头同意,至少有一二十个大臣家的千金随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受欢迎?”王渊笑问。

    王阳明说:“我这个当老师的,门槛都被人踏坏了。唉,我要是有女儿,也是想许配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渊朝宋灵儿眨眨眼,宋灵儿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