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谢家皇后_ 三 侍寝-

时间:2021-05-25 13:1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越人歌小说谢家皇后 三 侍寝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皇帝脱了外袍,换上一件看起来更随意些的常服,谢宁觉得这袍子质料象是葛纱。她退了两步,站在一旁老实待着,皇帝端起茶喝了一口,问她:“你是哪一年进的宫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妾是元和二年春天采选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谢宁轻声回答:“十七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晚膳送了来。并不象谢宁之前以为的那样夸张,以为皇上吃饭必定是丰盛奢侈,上百道菜那样。桌上只是六个菜,一个汤。

    这当然已经比谢宁平时吃的好多了,可是就皇帝来说,没个一二百道菜那能叫用膳么?

    说过几句话之后,皇帝对她已经显得随意多了:“坐下一起用吧。”

    谢宁记着罗尚宫的教诲,总之就是听皇上的话,皇上让干啥干啥。让她坐,她就坐,让她吃,她就吃。

    晚膳很清淡,离最近的是一道清炒玉兰片,第二近的是炒鸡脯。炒玉兰片不用说了,挺爽口的。炒鸡脯里用了些酱,吃起来口感也好,谢宁一边吃一边暗暗琢磨这酱是怎么做的。汤是冬瓜汤,汤里透着股冬瓜特有的清甜。

    她不敢放开了吃,小口小口的扒饭。皇帝大概是尝一道菜不错,对她说:“这豆腐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旁侍膳太监就替她舀了一勺豆腐。

    谢宁尝了一口,这豆腐确实不错,很细嫩入味。

    皇帝放下筷子,谢宁也赶紧表示她吃好了。

    宫人端水过来,服侍着两人漱口洗手。

    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谢宁就被吃了,里里外外翻来覆去被吃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要怎么形容这个初体验呢?

    谢宁想了想,开始挺疼的,后来不怎么疼了,就觉得喘不上气来。皇帝身材挺不错,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,手臂和肩背都特别结实,想起以前听人说皇上从小骑射出众,弓马娴熟,还曾经领过兵,看来这话不假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她都快散架了,宫人将她扶起来,她当然没有那个能和皇帝同榻到天明的殊荣,最后她是在长宁殿后头的一间宫室里醒来的,再由昨天那一乘轿将她送回去。

    谢宁回去了以后接着睡,一直睡到了下午才醒。

    青荷和青梅两个战战兢兢的守在床前,因为谢宁醒来有先喝一杯温水的习惯,她们两人就守着一杯水,不能让水太烫,当然也不能让它放到凉,从谢宁回来躺下到她醒,这水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杯了。

    “才人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谢宁接过水杯抿了一小口,靠坐在那里把一杯水喝完,人也算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青荷与青梅两个一起跪在床前,又向她道了一次喜。

    和她们俩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完全不同,谢宁就觉得累,特别累。

    皇帝好象也没有特别喜欢她的表现,说不定这一次之后就不会再想起她了。

    青梅扶她起来梳洗时,小声说:“说不定才人会怀上龙种哪,要是能生下一儿半女的,那后半辈子就有了倚靠了啊。”

    嘎?

    谢宁傻了。

    要是青梅不说,她完全没想到这事儿啊,对她来说“被睡”已经是突如其来的大事,把她的思维差不多都占据了,压根儿没有想到“被睡”之后还会有什么后续。

    她上次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着?

    在宫里头吃的好睡的好养的好,没什么心事,所以月事也是蛮有规律的,上个月她是初十来的月事……这个月还没到日子呢,会怀上吗?

    一时间顾不上别的事情,在那儿掰着手指计算日子,结果越算越乱了,干脆让青梅拿出纸笔来在纸上列日子。

    谢宁心里乱的很,她也说不上来,自己是盼着怀上,还是盼着别怀上。

    怀上了,她有本事把孩子生下来吗?生下来了,她能自己抚养吗?自己养的话,能太太平平把孩子养到大吗?

    这三个问题,问的谢宁自己都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一点把握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萦香阁大变了样。

    门还是原来那门,但是从门可罗雀变成了客似云来。从吃罢早饭起,一拨又一拨的人进进出出,络绎不绝。头一拨来的是后苑管着针线房的齐尚宫,送了好些料子来,说是要换季了,上回给萦香阁的料子因为在库里放的时日久了有些褪了色,当时没有多的料子,只能让她们先将就着了,上月末江南的贡缎织锦都到了,正好给她们调换过来。什么?已经都穿上了身了?那就不用调了,调回去了也没地方搁,这些新送来的收下来就行了,省得她们还要再搬一趟回去,省了力气。

    瞧这多会说话啊。

    青荷打进宫起,就从来没见过齐尚宫的笑脸。就算有笑,那也不是对她这样的宫女笑的。可是现在齐尚宫对才人有多客气就不用说了,连对她,都破天荒的称了一声“青荷姑娘”,把青荷惊的差点翻了手里的茶。

    齐尚宫走了之后又来了两位老尚宫,这两位以前素不相识,居然是来毛遂自荐的。说的非常婉转,意思是萦香阁这样的宫室,再加上谢才人的身份,这里应该有一位掌事尚宫的。

    简直让她们这些走马灯似的花样搞晕头了,她当然没有答应下来——她又不傻,谁知道这两位什么来路?不过她也没有一口拒绝,毕竟不接纳,也不能结仇。

    也非常婉转的表示,这样的大事理当听周公公、齐尚宫她们的安排,自己不能做主。再说掌事尚宫只要一位,这一下来了两位,她也无所适从啊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了,再来的人就差不多都是和谢宁身份一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在后苑这里苦熬日子,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希冀得到皇上恩宠的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包括了以前从萦香阁迁出去的刘才人。

    刘才人和从前要搬走时简直判若两人,对着谢宁满面堆笑,一口一个妹妹的喊着,话里话外拿她们从前同住过一年的情份来说事。总结起来无非是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……咳,说白了就是,你好了也别忘了提携我一把,咱还是姐妹,有什么事我也能给你帮上忙不是?

    谢宁寻思这从哪儿说起?她自己都一头雾水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皇帝睡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下回,怎么提携别人?

    看谢宁没有一口答应,刘才人索性更近一步说了,她想再搬回萦香阁来住。不但她,和她一起来的那一位钟才人也是这个意思,说谢才人一个人住在萦香阁这里偏僻孤单,她们来陪陪她说话解闷。

    谢宁心说,姑娘们,你们哪只眼看到我闷了?我不闷,真的。这样的日子再过几天,萦香阁都得换门槛了,都叫来的人踩破的。

    她不好说什么,这时候青荷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,她一边端茶,一面替解围:“我们才人今天身上不自在,精神也短,不能多陪二位说话,真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刘才人忙说:“是我们来的不巧,扰着谢妹妹了,那我们明儿再来。”一面很有眼色的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钟才人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羡慕与妒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昨晚上谢才人被皇上召幸了,现在身子不舒坦是因为什么还用问吗?

    钟才人也想这样不舒坦一回,天天都这样不舒坦更好!

    青梅藏不住话,送了客回屋小声嘀咕:“真是厚脸皮。当时搬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愿意打,现在看着有好处了又来装什么姐妹情深。”

    青荷喝斥她:“快闭嘴,她是才人,轮不到你说她。”

    青荷比青梅稳重多了,不象青梅现在单纯的替才人高兴,她想的是可别给才人招祸才是。

    昨天才人被小轿接走,青荷和青梅是没资格跟去的,她们只能留下来等着。那时候她听见隔着墙有人说:“她生的还没有我好看,凭什么她坐上了承恩轿……”

    承恩轿,是宫里的人对那顶四人抬小轿的称呼。因为坐上那轿子就代表是去侍寝了,所以不知多少人都盼着那顶轿子会停在自己的屋门前。

    青梅想着才人现在得荣宠了,可青荷想的是,现在才人就象被人虎视眈眈的一块肉,多少人都想扑上来咬一口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这些人不说了,没来的人心里怎么想的,谁知道?

    青荷替才人担起心来,皇上是看上了才人哪里呢?万一从此以后皇上就把才人忘了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才人一直没有被召幸,那日子虽然不好过还是能过下去的。可是一旦被召幸后再被遗忘,那日子会非常难过的。青荷听说过先帝时宫人的事。发疯的,暴病的,还有莫名就没了踪影的。听一些老尚宫们说的,说某某宫人前一天还露面,晚膳也用了,可是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没有人了,被衾整整齐齐的都没有人睡过,哪里都找不到,有人说许是投了湖,投了井,也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不见的。

    听着就让人夜里都睡不踏实觉。

    青荷一开始跟着谢才人的时候,就觉得谢才人挺安静的。她那时候也没摸清谢才人的脾性,不太敢跟她说话,谢才人就一个人在屋里消磨一整天,来来回回的翻着几本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旧书本。有一次青荷进屋,发现谢才人正用手指蘸了水在桌上划,她应该是照着书上的字在跟着描摹。看到她进屋,谢才人把桌上的字抹了,还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当时屋里挺暗的,可是谢才人那一笑象是把屋子都照亮了一样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青荷就渐渐敢跟才人说话了。才人待人和和气气的,脾气特别的好,喜欢看个书写个字,除了喜欢琢磨点吃食,对旁的事情也不上心。

    相处快有三年了,主仆情分非同一般,青荷是打心眼儿里盼着才人好的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